少女蝴蝶

死亡就是水消失在湖里
自言自语和絮叨子博
欢迎找我玩

文手炫技15题

好牙!(。。)

谢兰因:


林晚亭:



我觉得我可以拉人来陪我试试,但是有几个超出我能力范围了。
以及现在没心情搞文,闲务还得放一放。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读者对这个片段充满疑惑的同时真正被它吸引。直到最后也不要给读者提供理解情节所需的信息。








6 写一个片段,在其中加入至少一个会让所有读者产生共鸣,但鲜少被用在文学作品中的生活细节。








7 你正在连载一篇原创故事,有一位读者针对你故事里的人物和剧情写了有意思的长评。请和他/她讨论一下你的故事。讨论内容需要涉及答疑,肯定/否定对方的猜测,对人物和情节的分析,以及一点剧透。








8 你的原创故事被制作成了电视剧/动画。摘录“有点不满的原作党编写的百度百科词条”的一部分,让人对你的故事产生兴趣的同时粗略了解这部作品被改编后有哪些变化。








9 写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符合新闻体裁与正常逻辑的同时,试着让人怀疑报道的事件后面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10 选择一项你不了解的竞技运动/游戏,在不查询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描写一场这样的竞技。试着让你的文字显得胸有成竹。








11 用第二人称写一个恐怖故事/片段,试着充分利用第二人称的写作方式营造特殊的惊悚气氛。








12 从时间顺序,事情发展顺序,空间顺序或逻辑顺序中任选两样,描写同一个事件。注意表现它们的区别。








13 任意写一个叙事与描写并重的片段,试着在情节不出现转折的情况下,让文字营造的氛围发生180度的转变。








14 用优美华丽的语言描写丑陋邪恶的场景。或者反之,用让人不适的语言描写美好的事物。








15 围绕着全然不符合科学,逻辑或常理的主题写一个故事/片段,并试着让读者完全忽视,或者无法察觉主题本身的荒谬。





初恋乐园

  还有两年,然后嫁给我吧。对方是这么说的。对方给了真实名片、非备用电话号码和很多钱,对方是认真的。
  达丽娅既不能让客人享受到亵渎贞洁的快乐,也不能变成多汁的放荡小女孩带着客人粉碎陈规。她甚至不理解为什么他们给她那么多钱,那么多,只需要五分之一就可以请最高档次的公主出去过一夜了。她只会说,要做吗?嗯。对不起,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很紧张……啊,这样可以吗?谢谢您。

  这世界上真的有小女孩因为被侵犯所以把自己洗脱一层皮吗?真的有小女孩因为被侵犯所以过早地享受起本能欢愉了吗?

  达丽娅不化妆,每次见客人都说是自己的第一次。有人一再约她,请她吃麻辣香锅,她吃着吃着就想,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借着辣劲开始哭?她哭不出来。客人们看着她说她可怜,他们为她口中游离天外的父母亲族叹息。
  她其实也不需要钱的。她学着挥霍无度,歌剧院每次坐池座中央,亮晶晶的头饰千元千元地买。买回来以后她又不喜欢了,可是看到它们也不会觉得脏。

  不要娶我。我不是一个顺从卑微有肮脏历史所以畏惧感激你的小妇人。玛格丽特教我涂眼影,我弄得一团糟。可是我又不觉得自己有罪,不觉得自己快乐,所以我和你说我的一切第一次都给你了。我想这样也许你会可怜我,然后忘记得更快。我不要钱性爱,我要堕落。我要向下。我要把粉红色的名牌夹子压在乱发上,并且在你鼓捣我身子的时候默念与谢野晶子。你说我是什么呢,我是自取其辱的愚蠢小女孩。

  真的吗?我配这个吗?达丽娅问。是的,你配。对方说。我很久没有看见你这样干净而绝望的女孩了。

Confession of Nemesis

揉东方诗格入西方诗韵
这一句有某朝某代幻想刮起的风吗
热情和诚挚是阿喀琉斯的二律背反
这一句念起来像外语吗

娱乐无害
轻浅无害
抄录无害
谬爱无害

吃掉黄色的薄脆的(薯片一样的)
香味扑鼻的书页的
蛀虫有害

存档

Uppsburg.:

达丽娅在虚拟游戏里给自己写的设定哦!

(其实是第一版平行世界的自己 太中二啦)

Мы здесь на века
словно река
словно слова молитвы

我们在此
如祈祷者
如永恒之河

Yay~!

无奖竞猜,这句话的出处(谁理你)

孤-独 孤-独 孤-独
    贝多芬致 书。

哇呀呀呀

度过了无比矫情的一周,矫情到没有诗可以写。
甜心姐姐推了首万福玛利亚(Ave Maria,是这么拼的吗),听得我一口气梗在喉咙里上下不得。最后还是说“听哭了”。
就想到当年的自己,篮球课前老师在班会上放感动中国,女孩子们抽抽搭搭地顶着红鼻子拍球,只有我颇为自豪地面不改色心不跳精准投篮。早早完成任务以后我跷二郎腿坐在球架子下面,抬起头看她们的眼眶,依然是湿的。
真的是,越大越爱哭了。现在我还坚持着 在别人面前绝对不可以哭啊 的脑残原则,不知道哪一天又会给我丢掉呢。
于是居然觉得哭多了也麻掉了,得要更多才行。想抱着什么人哭,头发被对方揉得乱成一团,我把表情失控的脸压进对方张开的怀里面,然后抽抽噎噎地说,啊,我好难过,我好喜欢你。

(好笑的是:已经和某反女性亲差不多地怕男性了。我怎么办啊,我是纸性恋,肥宅没有快乐了)

特丑涂鸦
我好爱羽管键琴……

4.30 miflo con.sd.后续记录 快乐存档

存档在这里啦

Uppsburg.:

  复吸一波repo以后,大概 是 化作,永远的miflo女孩了。变成傻子。
  如果自由 绝对激情改签加场呜呜呜……
  超长zqsg,废话啰嗦小心。主要在激情吹米。


  真的像是做梦,星星呀艺术呀,和狂欢节和幻境一样。superstition和stripped还是太硬核,头哗啦一下疼起来,但当时觉得是有人把话筒线连在脑部了,是撕扯了(滤镜1000000m)
  本无文化少女几首英语歌全没听过,愣是盯着文广垃圾中字在心里猛烈瞎翻译。就把我所有闪亮亮的华丽的隐秘的词和词组给从心里面拉出来了,有时候中一句半句能像心跳合上拍一样二倍尖叫。
  新砖歌我不熟,毕竟不是主推……听也是听不懂的,到最后简直跟听弦乐四重奏一样了,叠加几层剥去几层,词都不看就是听。记不得想到哪里去了,眼睛也晃花,就知道星星星星,星星满天飞舞。


  一个剧场的欢呼没停,在里面糊糊涂涂沉沉浮浮晕晕乎乎……啊,结束了就。我记忆力超差的,法扎三连居然也全程叼着歌词吼出来了。今天喝奶茶的时候喉咙黏糊糊地疼,像后遗症,用来提词的。去sd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法唱东西,喝掉美丽同担亲们分发的冰写闭吐出完全醉成碎片的法扎泡泡。没有大组织不知道行踪呀,在四号门蹲到十一点半才有人说他们已经早早溜去袋鼠啦,未成年少女的心跟胆子胀起来,没去过酒吧这种事情当然无所谓。


  袋鼠是圣地,白粉笔在墙上随便涂,大家的名字不需要拼就可以读,灯光闪亮而女孩子们像在剧院里一样拥挤。霓虹色换一换,脑神经脆弱的我就晕眩。什么也没点钻到米开来身边,签售(差不多)的时候他收了我一颗星星胸针和一个在手上滑过的亲吻、也还给我星星和吻,都是主动地。把手机壳递过去的时候他超自然地说你今天穿得好漂亮耶,我喜欢你的胸针。我别了五颗小星星一串大星星,送走两小颗以后仍然闪亮亮。我说,那什么,thank you merci,那个意大利语谢谢怎么说来着……
  很快逃掉,躲在背后。合照的时候我开手电筒(不知道有没有起反作用地)打了光,想法只有一个,provide a little bit of light for the star。如果能折去一点光线嘛,就好像我也是遥远地方的某颗星星什么的。我躲了蛮久,在那边暗中观察和窃听。最后实在忍不住蹦出来要合影,那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了。很温柔地搂了肩膀腰和手臂,太温柔了,除了高唱甜痛没办法了。镜头一关我就失控,握着米开来的手空中划过半圈然后往下一落压在嘴唇上。是从小说里学的吻手礼,活在梦的十九世纪的我献给活在梦的二十一世纪的米开来。挺好呀挺好。
  再之后的情感已经太饱满以至于存不下了,我什么也描述不出。我凑到米开来身边瞎扯八扯来释放快乐,甚至问了他香水的牌子。他说了好长一串又写了好长一串,结果回来查了发现就是for her。
  查完惊觉不对,怎么前调这么甜呢。想了想可能只会是因为他的free hugs and kisses让抱过他的女孩子们都被泡进糖浆了吧。